您的位置:首页 > 社会 > jj幸运·边看边聊 | 克家先生以诗教我

jj幸运·边看边聊 | 克家先生以诗教我

时间:2020-01-11 10:34:30

jj幸运·边看边聊 | 克家先生以诗教我

jj幸运,上世纪80年代,我为组稿多次拜访诗人臧克家先生。1985年夏,应我之请,先生手书七绝一首相赠。京沪千里,墨宝忽至,欣喜何如!开卷展读,诗云:“万类人间重与轻 难凭高下作权衡 凌霄羽毛原无力 坠地金石自有声 旧绝一首录奉守纲同志双正 臧克家 乙丑之夏 时年八十”,并附一信:“守纲同志:信拜读。我体好,神衰,事情太多!要我写字的,题字刻石的也有些,难以应答。你的希望,不好使它落空,随手草草而成,但少外传,要说明我已八十岁了,不能多写字了! 克家 六月 20日”。拜读一诗一信,我默然良久。我自然感受到老人家深深的厚爱和对后辈的殷殷期许。

查《臧克家全集》(时代文艺出版社)第四卷,是诗写于1982年3月1日,原题为《重与轻》,先生手书之日为“乙丑之夏”,当时隔三载,故称“录旧绝”。诗中所言“重与轻”显然非指一般物质的轻重,而是在“万类人间”的大背景下,指向生命的价值和人生的意义。“羽毛”和“金石”两个意象分别代表品格迥异的两类人群。不尚浮名,注重实绩,识别真假,褒贬分明。老人以诗言志,转录于我,告诫劝善之意自在不言中。由诗中人格之比,我联想到司马迁的轻重之说:“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,用之所趋异也。”(《报任少卿书》)“羽毛”和“鸿毛”为轻,“金石”和“泰山”为重,古今异时,意脉相连,可见历史渊源,也可观照克家先生《重与轻》诗命意的深刻和用语的精到。

克家先生以诗名世。28岁出版诗集《烙印》,震动文坛。此后一发而不可收,创作生涯70年,存世630万字。他以新诗著称,旧体诗也多佳作,全集中收存320首,本诗即其一。臧老一生对中华优秀文化情有独钟。他曾谆谆教导我,古诗文是根柢。饱读诗书,写作自有底气。记得有一次在先生府上,谈论中国古典诗文的神韵。说到动情处,老人竟从沙发席上一跃而起,在一间不大的客厅里来回走动,手之舞之,足之蹈之,浸情其中。目睹先生情状,我深受感动。

如今几十年过去,克家老人当年赠诗教我的情景恍若眼前。他手书时特地注明“时年八十”,以示时不我待。转眼间,当年的受教者如我也已“时年八十”。我把这首诗推荐给年轻一辈,既是一份感念,也希望是一份传承。(范守纲)